长熙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糖葫芦与仲卿孰甜

“晶莹剔透,酸甜柔软所为何物?”

“糖葫芦!”

新年伊始,阖家团圆,少了平日里诸多琐事缠身,不见了那令人头疼的三大世家,倒是落得一身清闲。只不过这烦心之人不来了,心念的人也不来,实在失望。想着竟入了迷,手中奏章也未批几份天就转了黑,只得搁置一旁作罢。草草用了晚膳,于灯下,闲闲翻阅着典论,心中依旧暗潮涌动。

听闻天玑上将军今日一早便进宫觐见君上,天权王更是在除夕夜便赖在了向煦台,天璇...暂且不提。莫不是...平日里与天璇副相交往甚密以致情商也下了几个台阶?

正暗㤔着,侍者行色匆匆而至,见他道:“上大夫求见。”面上波澜不惊挑了眉。
  
                         “宣。”

那人一身黄衣从容而来,行完礼,故做神秘一笑。

   「王上今日在王宫可觉得无聊」

   「本王可不觉得仲卿不解风情」
   
   「那微臣晚上带王上出宫可好」

                   「欸?!」

既是新年,没了门禁百姓都外出游玩,天枢王城烟火四起,倒真是良辰美景,赏心悦目。

有小贩举着一束糖葫芦叫卖起来,不由停住了脚步拽了拽前面大步流星人的衣角。
         
             “王上想要糖葫芦?”

像是被看穿心思的小孩子,红着脸不可微闻的哼了一声,再一抬头一串糖葫芦已递到手中。红着耳尖细吮着人间至味,头顶又传来声音。

“王上,糖葫芦甜吗”

“嗯。”

“那与微臣相比呢”

“自自然是...糖葫芦啊!”

「一梦荒唐,越明越荒唐」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