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熙

要善良要勇敢要像小星星一样努力发光

-江湖夜雨-:

害谷:

安娜与国王w:

打call人士激情卷发

十夜ShiY:

🌻默读12.25圣诞节24小时活动终宣发布

曾饰桀骜与暗对峙

也曾惶惑烈日灼炽

 

你是一叶舟 

渡我逃离冰冷孤岛

你是一束光 

透入深渊抚我沉疴

 

未经允许擅自喜欢

我愿为你抹平所有棱角

请将我豢养


🌻特邀到五十位老师将于圣诞节12月25日携手重启“画册计划”。


策划 @十夜ShiY 

感谢以下三位老师为活动提供的帮助!

海报 @塌叔 ° 制作
标题 @花枝春野伊  题字
文案  @Ninthcloud  撰写

请关注我们的直播LOF tag #默读圣诞24h#

此po转载其他平台请务必指明此活动出处为lofter平台独播


🔔这里底层策划公布两个预热彩蛋活动。

活动一:将在活动结束后,由本宣lof原po中随机抽一位【点红心+蓝手】和一位【评价区】共两位吃瓜群众,由策划 @十夜ShiY 涂鸦的的舟渡小挂件一个。【挂件样图👉🎁

追加活动二:非常荣幸邀请到 @天然卷的家伙都是好人 卷卷劳斯友情资助活动。同上参与方法在本宣lof原po由卷卷另外抽一位【点红心+蓝手】和一位【评价区】共两位小幸运 随机赠予她的明信片钥匙扣 【明信片样图👉🎁
———————————

圣诞前夜钟声敲响🔔

向阳之花必得永生🌻


突然有一种想把我的n年前的执孟翻出来写的冲动。


Day 1

起得早睡得晚有①、、累💦💦💦
不过教官是万绿丛中一点蓝(教官里面唯一一个空军)膨胀一会(并不)
教官对女孩子很温油是一个内敛的2333然后就肆无忌惮(bingbushi)偷懒辽
太困了。晚安

【占tag致歉】挂一波人

我所认可的be是水到渠成环环紧扣无法避免的be,而不是随随便便的为虐而虐的梗

戚三火:

我还爱仲孟,但是这个圈子江湖不见吧。顺便催促浪花花赶紧把坑填完(


混吃等死:



首先在此我会为自己的过激行为向大家致歉,不过既然有人非要觉得自己受尽委屈到比窦娥还冤,那我也只好还原一下事件的全部经过了,在此我提醒一下某些小可爱们,别说我为什么发的截图里没给你们打马赛克,因为我觉得没必要谢谢,既然横竖谁都觉得自己没错又是公平正义的天使化身,那我也只好让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你们,可真是够正义的嘻嘻。




 




回望历史故事发生在由一群热爱仲孟珍惜仲孟的天使太太们组建成的一个仲孟群里,群名叫不负天枢不负卿,好了废话不多说让我们直接切入正题。首先我是后期才进群的,大家都非常热情每天分享自己的新梗和日常小故事,聊得挺好的,可后期我发现越是日子久了越是看到某位太太总在群里发一些刀梗,这时候就有人会问了:发刀怎么啦?写刀写甜都是太太们的权利啊,你管得可真多吼,手真长。okk别着急啊,听我慢慢说。




 




首先我个人觉得发刀发糖的确是每位太太们的权利和自由,我在我发表的文章里也明确表明了我个人的态度。具体内容详细请见以下链接




http://ealines.lofter.com/post/1d2ec645_ef3e7056




但是问题重点就在于,某位太太发的刀可不仅仅只是刀这么简单的问题,是关于孟章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花样奇葩死法。觉得不够刺激?没关系都有截图为证呢,让大家充分感受一下来自这位太太对孟章强烈的,爱。









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啊?其实还有很多,当然我在此就不多放上来了,总而言之就是如图中所说的达成小葱各种花样新死法成就,我就想问问这位太太您跟孟章到底有多大仇?他是吃你饭了还是玩你手机了还是抢你床睡了非要写死他?就这样我在自己文章中说了句血腥暴力变态,居然还有太太小粉丝儿公开发表文章回复说我乱给太太贴标签,说我觉得血腥觉得暴力为什么不深刻反省一下我接受能力低…….     哈?哈?哈?exm???详细见图,以防万一这位争先恐后跑出来为自家太太洗白的小粉丝儿会删文,我就直接截图了,连你大名我都不带涂马赛克的你心里应该有点balance








在此我就不对里面的内容多说些什么了,站队站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谁一样还以为自己多公平公正公开呢,回复我的都是些什么东西?驴头不对马尾,我就提了句未成年,你就把未成年抓出来一把说,我说了句我作为退圈的回来发表这篇文章的确很不合理你就抓出来又是一把说,语文阅读理解谁教你的啊?懂不懂什么叫挑重点问题做出合理解释?没事,你不会我放学之后手把手教你。诸如此类的还有另一位太太,自然因为态度好点我也不再挂出来另说了,给你留点面子,下面还有你出场的机会呢,别急哈




 




okk让我们将注意力再次回到事件一开始,某位太太在发完这些刀梗之后群里的一些太太们自然就有接受不了的了,毕竟谁会想看着自己喜欢的人放在心尖上疼爱的人就这么被拿出来天天处死,所以秘密私底下又重新开了个新群,聊起了这些话题。哦,差点忘了说,除了发刀之外还在讨论all葱的话题,当然个人喜好我就不拿出来详细说明了,没关系这个我可以接受嗯。








这就是为什么后期太太们都开始渐渐退群的原因,可即便如此这位太太依旧不肯收手,还在每天不辞辛劳的发梗发脑洞,我的天呢,您这小脑袋瓜子里到底是怎么孕育出这样伟大而又神圣的梗的呢?真是好奇死了我都快。之后群里其中一位太太实在看不下去于是就在群里公开说了这些问题,然而某位太太貌似根本就不理解太太到底在说些什么,于是这位太太就给他总结性的发了一篇文以此来表示自己的看法,顺便掰开揉碎了让他知道自己问题出在了哪。








我想,看到这位太太总结的文章应该是很详细了吧,点明了写刀可以但不要总这样,以及简单说明自己并不想怼走谁的意思,只是单纯的觉得爱角色就应该做到起码的尊重。可是某位太太就觉得我只是开个玩笑啊,怎么啦?开个玩笑都不行的嘛?然后群里其他人也都跟着附和,没错啊人家只是脑洞大啦,开个玩笑啦怎么啦你们非要揪着人家头皮劈头盖脸一通说。








吼?还真是委屈你了哈?嘻嘻,马赛克我一个都不打谢谢。之后吱太太就退圈了,后来我也退出来了,但群里依旧还有平日里和我们关系友好的太太们时刻密切关注他们的话题,我想事情发展到这个阶段无论怎样起码你也该良心痛一下了吧,哪怕意思意思也行啊。事实证明,根!本!屁!用!没!有!根据太太们反应给我们的消息,群里该怎样还是怎样,该刀还是刀,该梦想达到一千种小葱新死法还是必须坚持一定要达到的,我:….鼓掌




 




之后吱太太忍不住就用小号加进去直接怼了,在此为防止谁说我偏心,行,我直接说我个人观点,的确吱太太说话方式有些过,但事后她也写了文章做了检讨,然而某位太太就觉得自己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至于我们为什么在你发文的时候不提前说我们接受不了刀,我在这里给你一个解释:首先我个人觉得第一我们当时根本不知道你是这种人,值得提到的是我们并不排斥发刀子,所以即便前几次你都发了刀我们也没说话,第二正是因为发的太多内容还极其…导致很多太太接受不了,但碍于面子,你懂么?是为了你的面子,我们不想把事情闹太大所以选择眼不见心为净自动退圈退群,否则挂出来你早说再见了你还委屈个什么劲儿啊?这有什么问题么?反倒你觉得自己各种委屈无辜可怜,我们倒成了你嘴里胡说八道的疯狗了,说你你还挺有理的是吧?还看完你写的文,我的天呢你清醒一点好不好啊!坠马跳楼跳河都出来了你让我把注意力放在结局,哈???完了还让我一条条摘出来挂你,你还挺自豪的是吧?




 




这之后问题就开始越来越大,在我发出我的文章后某位太太及他的粉丝们相应公开在LOF上开始发文章洗白自己,对于我提出的问题挑轻扔重,回答一些基本跟没回答一样的问题








如此说来我们倒还真是抱团似的冤枉您了吼?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爱孟章啊,行,今儿个我也算大开了眼界了。这篇文章一出我就在曾经发表的文章评论区说了三段话,主要是太太们劝我没必要把事情闹尴尬,但是我气不过所以没有重新占tag但同样我也是发了那三段话的









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既然不想要脸那就谁也别要了,既然委屈那就叫你一次性委屈个够吧,以及那些在我评论下前脚刚回复我安慰我别跟写虐的过不去后脚就急急忙忙的发帖声明写虐怎么啦碍你事啦嘛的小可爱们,我没在评论区公开送你们几个大巴掌都算我仁慈的了好么?嗯?









我不打马赛克的原因很简单,省的让人看见以为我也是避重就轻,最后小小提一句,原本我打算今天加进去群里和大家再好好谈谈的,结果申请了两次一次被拒绝另一次到现在都没动静,做贼心虚么?之后某位管理员给我还发了一条说他只是不小心手抖点了拒绝,我在此真诚谢谢你给我一个致命的解释嘻嘻,我这个人宽宏大度自然不会记仇的,我想你大概也不会知道在你给我发这条所谓解释不小心手抖的时候我已经在筹划如何挂你们了吧,刺激么?




 




以上就是今日的全部内容,感谢您的收看,随时欢迎私信提问哟




 




聊天截图感谢吱太太友情提供,当然有些图也是我自己提供的,如果某些人觉得我怎么可以直接说出提供图片的太太名字的小可爱们,我有向太太要授权,就不劳烦您如此好心提醒了。





我们就是把这些放出来,大家自己看,这件事这就结束了,再有后续也不参与,如果想找事当然可以,麻烦像我一样给个有图有真相的合理解释再找事吧好么?否则胡乱发一通东西谁知道你到底是不是按事实说话呢


*七九
*给我的昔♡ @温毓
*再小声bb虽然说七哥是看街的偶尔帮人家打工也是可以的吧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

夕阳西沉,霞光染红了半边天,街上零星几个人也都行色匆匆往家赶,街角落只一家糕点铺还有两个人进进出出忙活着。

“呼——,终于好了。这次多亏小七你的帮忙否则天黑了都搬不完这些货。”

“啊”,被点到的孩子胡乱擦了擦汗腼腆的笑了笑,“不要紧的伍哥,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做。”

许是被孩子的笑融化了,伍老板结算完工钱后还塞了几个桂花糖给他,一面收拾铺子一面提醒着
“一会天黑了回家小心点……欸,或者小七我家娃今日过生辰你要不要一起来?”

“生辰?”

生辰就如同父母这种词一样陌生,他们虽然被那个人收留但本质却是要他们出去骗人乞讨,且不说他们知不知道自己的生辰那个人也不可能给他们过生辰。他揉了揉脑袋,扯出笑来:“不啦伍哥,家里人还等着我回去吃饭。”

》》》》
岳七一路心不在焉往家走和出来找他的沈九撞了个满怀,沈九下意识破口大骂道哪个不长眼的却对上了岳七恹恹不乐的眸,只好转了口问他怎么了。

“小九,你还记得自己的生辰吗”

沈九皱了皱眉,“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现下炎炎夏日,你伤什么春悲什么秋?”余光瞥过去见岳七低着不知想什么,又道:“何必在意这些呢,生辰也是一种纪念,你要是喜欢我们找一天好日子给你过生日。”

“小九,谢谢你。”
“傻子……”

后面话还没讲完一颗桂花糖便塞入了沈九嘴里,看着他想要发作微微发红的脸,岳七觉得真好,最起码还有小九陪自己。

「多年之后的岳清源回想那个含着桂花糖嚷嚷着要给他过生辰的小九,到底是没护住。」

碰到一个瑰宝级太太x所有的坑都撞进去了x
一开始关注在刺列x后来发现有火凤x最近考古发现还有叶傅和萧连x这么清奇的cp居然也有人一起吃
唯一坏处就是……我们入坑有时间差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你是人间四月天

00
我识得执明很早,早于我二人初相见。

那时我约摸六岁的样子,便被母亲丢入了学堂跟夫子念书。并非母亲揠苗助长,我是天枢王室里最不起眼的孩子,倘若功课也拿不出手,怕是一辈子都不好被天枢王记起。

虽事实摆在面前,但小孩子心境无非与玩乐有关,受课之余便总缠着夫子让他与我讲四国轶事。夫子是个眉清目善的老年人,素有古之大儒的风范,所教桃李满天下。也只有他,不曾像那些骄横跋扈的世家子弟刁难我。

夫子讲的轶事最多的是有关天权,有时我在猜想是否天权是夫子的故乡,不然天权的风土人情他怎么知晓的如此清楚。而提及天权总是要提及天权世子——那个小魔王。

平常顽童的爬树掏鸟窝都是小事,天权世子可完全不放在眼里,他的理想更伟大,他怕是想上天,总之天权王宫时常鸡飞狗跳。然天权王就这一个儿子,宝贵着宠着丝毫不舍得动手教训他,只由得他胡闹。

糖葫芦与仲卿孰甜

“晶莹剔透,酸甜柔软所为何物?”

“糖葫芦!”

新年伊始,阖家团圆,少了平日里诸多琐事缠身,不见了那令人头疼的三大世家,倒是落得一身清闲。只不过这烦心之人不来了,心念的人也不来,实在失望。想着竟入了迷,手中奏章也未批几份天就转了黑,只得搁置一旁作罢。草草用了晚膳,于灯下,闲闲翻阅着典论,心中依旧暗潮涌动。

听闻天玑上将军今日一早便进宫觐见君上,天权王更是在除夕夜便赖在了向煦台,天璇...暂且不提。莫不是...平日里与天璇副相交往甚密以致情商也下了几个台阶?

正暗㤔着,侍者行色匆匆而至,见他道:“上大夫求见。”面上波澜不惊挑了眉。
  
                         “宣。”

那人一身黄衣从容而来,行完礼,故做神秘一笑。

   「王上今日在王宫可觉得无聊」

   「本王可不觉得仲卿不解风情」
   
   「那微臣晚上带王上出宫可好」

                   「欸?!」

既是新年,没了门禁百姓都外出游玩,天枢王城烟火四起,倒真是良辰美景,赏心悦目。

有小贩举着一束糖葫芦叫卖起来,不由停住了脚步拽了拽前面大步流星人的衣角。
         
             “王上想要糖葫芦?”

像是被看穿心思的小孩子,红着脸不可微闻的哼了一声,再一抬头一串糖葫芦已递到手中。红着耳尖细吮着人间至味,头顶又传来声音。

“王上,糖葫芦甜吗”

“嗯。”

“那与微臣相比呢”

“自自然是...糖葫芦啊!”

「一梦荒唐,越明越荒唐」

【杂谈】勿忘初心,方得始终

枕酒漱石:

如果再碰不到你,祝你早、午、晚都安


(๑•͈ᴗ•͈)❀))
怎么高兴怎么来


林朵:



前些日子,有位从很早以前就开始关注我页面的姑娘给我私信说,当初是因为喜欢我最早写的一篇关于某CP的同人,追到我的页面来,看我陆续又写了一些,以为我是这对CP的忠实拥趸,这才开始关注我的页面。可后来她发现,我总是在发布和推荐一些其他CP的文出现在她的首页,这与她最早的预期很不一样,因此打算不再继续关注我的页面。之所以决定给我发一封私信,只是想说明,她取消关注并非对我本人有什么意见,只是觉得大家兴趣点不一样,不必强求一起玩耍罢了。


老实说,第一眼看到这封私信的时候,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遗憾的,但同时我也非常欣赏和感激这位姑娘的直率,她很清楚自己开通LOFT的目的,也并不吝于示人,而且还很周到的考虑到我的心情。对于这样一位坦荡荡的姑娘,我能赠予的,唯有祝福而已。


不过,基于这件事,却让我开始努力回想,自己开通LOFT的初衷是什么?时至今日,我是否还坚持了那颗初心?


还好,我并没有让自己太失望。


我开通LOFT的目的很简单,分享心中所爱,希望能遇到志趣相投的朋友。


而这一切的基础就在于,我在这个页面上所发布的东西,都代表了我的真实想法,没有遮掩,没有违心。


于是我在不违背基本法律和道德水准的前提下,想写什么CP便下笔,看到喜欢的作品也会毫不犹豫地点赞和推荐。不过大半年光景,原创与翻译的故事零零碎碎统计下来,居然也捣鼓出了将近三十万字。


这样的效率让我惊讶,因为自己平时的空暇时间并不算多。但仔细一想,也很正常,因为所写的这一切,都遵从了自己的心。


但很多时候尴尬也不可避免。


随着某篇AB故事的发布,或许能吸引几位感兴趣的同好驻足,但往往下一篇AC故事一上线,便又把人家吓跑了。


久而久之,我的页面变成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以至于有一段时间,我无比纠结,在每一篇新故事发出去之前,我都得掰着十个手指头盘算,能一起愉快玩耍的小伙伴又得退散多少。


但明知道结果,还是改不了自己性格中执拗的那一面。


或许,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开始学会把自己缩成一团,四处瞎转,在别人发现我之前就赶紧圆润的离开。


不得不承认,那是一种相当幼稚的自我保护。


无所谓期待,也就不存在失望了。


但真要说我对此一点儿不失望一定是撒谎,毕竟一开始注册LOFT的目的就是与人交流。人总是渴求关注的,可面对这个浩繁的同人世界,我常常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踮起脚尖趴在窗外的异乡人,热闹属于屋里那个喧嚣的世界,而我,什么也没有。


也不是没有好心的同好提醒过我,哪怕只是一页普通的网络页面,想要获得关注,也是需要用心经营的,更不用说规则甚多的同人圈了,要入圈,要站队,要结识有名望有影响力的大手,要注重维护页面CP专一性,故事要有狗血有炖肉有爆点,读者想点的梗就要尽量多写,不要随心所欲地推荐部分读者可能会反感的作品……


只可惜,这些道理我早都懂,就是不会听。 


因为这不符合我的初衷。


我的初衷并不是想将自己打造成什么混圈达人或者意见领袖。诚然,会有人这样选择,我觉得毫无问题,非常钦佩,因为能明确自己的目标并为之付出努力的每一个人都值得尊重。而我原本就是这般烂泥扶不上墙,不需要数字上的繁荣,不需要有组织的安定,同时,也任性地不愿将自己限定在任何一个单一的CP里,心到哪里,就跟到哪里。


可我对此是坦然的。


扪心自问,我会动笔,只是因为我爱自己所写的每一个角色。我愿意为自己落笔的每一个字负上全责,却从来没有靠这些不属于我的角色赚取过一毛钱。相反,我付出的时间成本和精力成本却是实打实的,我甚至算得出如果我将这些时间精力花费在三次元中,将为自己带来多大一笔不菲的收入。


可我有自己的骄傲,我的热情与快乐很昂贵,不是随便出个价就能换得了的。 


我也不愿收敛自己的随心所欲在网络上去骗取一段不算真诚的情谊,那对于被蒙蔽的对方而言未免太不公平,于我自己,也没有太大的意义。我本身便已经如此奇葩没节操,乖乖窝在这个小窝里自己玩自己就好,又何必跑出去祸害四方。


是的,我有时也会觉得孤独。


可这就是我的选择,没什么好抱怨的。虽然我也花了很多时间才说服自己,有得必有失。三次元的条条框框早已足够,至少,在二次元,我只想要更多一些自由。


正所谓,无所求,才终得自由。


孤独与自由从来都是一对如影随形的双生子,但在这刻骨的安静当中,反而更容易让人摆脱因为追求虚荣而生的迎合之心,因互相恭维而生的自满之意。身处一群陌生人之间,却更听得到自己的心在说什么,更看得清自己对那些角色和故事最初的热爱。


我认为这样的价码很公道。


若说惭愧,也是有的,我很惭愧自己并没有一开始便将这幅死性不改的样子挂上旗杆,迎风飘展,以至于无心之中给不少无辜路过的姑娘心里添了堵,实在是抱歉的很。


不过,我想网络的奇妙之处就在于,你可以自己掌控,筛选,让自己只看到中意的东西。即使一时走叉了路,也有机会及时折返。这既让人狭隘,但也让人惬意。对于这一点,我无权评判,因为它无所谓好坏,只关乎初心。


我曾见识过有人在虚妄的繁华中动摇,迷茫,对于违背自己初心的物事既无法释然也无法改变,于是陷于无休无止的争端与沮丧,将曾经的爱与快乐消耗殆尽,最终因为心灰意冷,甚至是带着满腔的怨念而离去。


他们忘了自己一开始是因为爱才相聚于此,若说告别,也当是带着彼此对未来的祝福才是。


多么可惜。


所幸我是个没什么追求的懒人,只会继续安静地蹲守在这个小窝里,期待偶尔也会遇到愿意听我讲的姑娘。就像开头提的那位姑娘,虽然只是停下来听我讲了一小段便离开,也不要紧。世界如此广阔,多少人穷其一生未必拥有一次擦肩的机会。而我们曾因共同的爱好而有片刻相会于此,本身便是一场奇迹。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当年去远方念书时的场景。当时我提前一天到了学校宿舍,另外几位室友还未抵达。夜里,我独自窝在被窝里给一位好友发了条短信:


虽然我现在或许还与其他几位室友相隔千里,素不相识,彼此的生活毫无交集。可只要等到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们便因一种奇妙的命运被召集于此,从此生命连接在了一起。


毕业之后,我与昔日的几位室友各奔东西,至今已联系甚少,可那段因奇妙缘分而开始的日子,从此便成了我生命中最为美好的部分,再也抹不去。


我相信,如今,我等在这方小小的页面中,跟当年呆在那个空荡荡的宿舍里,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命运便是无数条不平行的线段,只要耐心等待,某时某地某一点,我们终将相逢。


勿忘初心,方得始终。



END


-----------------------------------------------------------


《同人是个什么圈》总结系列文地址如下:


(1)《同人写作,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


(2)《功底是山,圈子为海》——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


(3)《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观》——论同好交往之基础


(4)多写了三五篇》——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


(5)《小透明》——论冷门写手之复杂处境


(6)《译者之歌》——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


(7)《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


(8)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


(9)《同人连载,与时间赛跑的半成品》——论同人写作的时效性


(10)《避开热闹,也是一种修行》——论对热圈的敬畏


(11)《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12)《勿忘初心,方得始终》——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


(13)《描摹深海下的冰山》——漫谈同人创作的特质


(14)《爱亦有价》——浅析高价倒卖同人本的经济学原理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小故事杂货铺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