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熙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你是人间四月天

00
我识得执明很早,早于我二人初相见。

那时我约摸六岁的样子,便被母亲丢入了学堂跟夫子念书。并非母亲揠苗助长,我是天枢王室里最不起眼的孩子,倘若功课也拿不出手,怕是一辈子都不好被天枢王记起。

虽事实摆在面前,但小孩子心境无非与玩乐有关,受课之余便总缠着夫子让他与我讲四国轶事。夫子是个眉清目善的老年人,素有古之大儒的风范,所教桃李满天下。也只有他,不曾像那些骄横跋扈的世家子弟刁难我。

夫子讲的轶事最多的是有关天权,有时我在猜想是否天权是夫子的故乡,不然天权的风土人情他怎么知晓的如此清楚。而提及天权总是要提及天权世子——那个小魔王。

平常顽童的爬树掏鸟窝都是小事,天权世子可完全不放在眼里,他的理想更伟大,他怕是想上天,总之天权王宫时常鸡飞狗跳。然天权王就这一个儿子,宝贵着宠着丝毫不舍得动手教训他,只由得他胡闹。

评论(1)

热度(2)

  1. 玖亚clover长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