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熙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山河破

这绵延数十年的乱世总算是结束了,百姓渐渐忘记了战争,生离死别的伤痛。鲜少会有人提起曾经四大国家和君臣用鲜血谱写的乱世。

[提笔落字,而我似乎成了这段历史的最后知晓者。]

数载沉浮,一路走来,其中的艰辛只有自己清楚。从秉持薪火到追名逐利,几度换主而侍,抛弃初心。也曾见过许多人,有奸佞有忠贞,但大多在心里留不下半点痕迹。而我所思者,早已沉眠于地下。

[我曾一直想活过这个乱世,却在天下大定时开始有一点后悔。]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