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熙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不老梦

[知其不可而为之,虽千万人吾往矣]

仲堃仪醒来时,外面尚黑只一轮残月,孤零零的坠在天边,怪可怜

又是一夜无梦,他端起茶,目光却垂下看怀里的牌位,手抚上他一笔一划刻的字:
             
                 “吾王孟章”

                    …………

昔年他书生意气,以为读过几年圣贤书,便想着挥斥方遒,指点江山。孟章器重他,他也似一把锋利所向披靡,二人心意相通,也讲天枢治理的蒸蒸日上。现在想来那却是自己最舒心的一段时光。本想两人会一直携手同行,遖宿来袭,天枢却不战而降,却是打乱了他的计划。

“若微臣不能为王上分忧便只能另寻一番天地了”君前三叩首,是他无愧于志的三拜。

数载沉浮后他方悔无愧于志,却负了初心。原来学宫初见,是他刹那间澈净明通,是他冒天下之大不敬爱上了他的王上,那一声声直叩心底的仲卿原是成了他所向披靡的勇气和惶恐。
      
                   ………………

过了许久,他放下茶杯来苦笑,说是故人不愿入梦,想来还是是自己不敢梦。

[孟章是他一生至死不渝的一场梦,也是此生最不敢做的梦]

评论